Site Overlay

文·段宏刚<\/strong><\/p>

100多年前,国学大师梁启超

文·段宏刚<\/strong><\/p>

100多年前,国学大师梁启超

文·段宏刚<\/strong><\/p>

100多年前,国学大师梁启超先生在《少年我国说》一文中说了一句振聋发聩的话:少年智则国智,少年富则国富;少年强则国强,少年独立则国独立!<\/strong><\/p>

在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,青少年的重要性显而易见,他们是花朵和期望,国家的未来全赖他们来建造。<\/p>

当然,让青少年成为栋梁之才的底子,无非便是遭到优异的教育。教育的方法有许多,除了常见的家长教育、学校教育、社会教育之外,经过文艺著作来熏陶和启迪青少年,同样是一种十分重要的教育方法。<\/p>

<\/p>

古往今来,人们都很垂青文学著作对思维品格与伦理道德的教化效果,一篇优异的文学著作就像一位优异的教师,一盏亮堂的灯塔,表现出来的价值不可估量,能引领阅览者走向人生的光亮,思维道德得到极大的提高。<\/p>

因而,作家,尤其是儿童文学作家一定要具有崇高的思维情趣,巨大的品格涵养,笔下的文字要有活跃向上的力气,以及人道的光芒和温度,才能够肩负起创造儿童文学的任务,不然,他即便名望再大,创造颇丰,也没有实际意义,相反,还会腐蚀和毒害许多青少年的思维,成为前史的罪人。<\/p>

最近,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再次被推上了言论的风口浪尖,他遭人诟病恰恰便是由于他主编的儿童读物里面,呈现了多篇少儿不宜的文章。<\/p>

<\/p>

1954年出世的曹文轩是我国今世闻名的儿童文学作家,一起也是北京大学教授,北京作协副主席、我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,并且是我国仅有一位取得“国际安徒生奖”的儿童文学作家,此奖被誉为“儿童文学的诺贝尔奖”。如此多的头衔和职位让他一直在圈内备受瞩目。<\/p>

曹文轩曾参加主编了《七色花》和《大语文》两套书,它们都是教导小学生阅览和写作的教材。<\/p>

儿童文学的体裁品种繁复,首要包含儿歌、寓言、神话、儿童诗、儿童故事、儿童散文、儿童小说等等,不论哪类体裁,在价值取向上,向来以通俗易懂,思维活跃健康,内容生动风趣,集教育性、趣味性、故事性、形象性、知识性为一体,是提高少儿在德育、智育、美育上的底子保证。<\/p>

<\/p>

但是,曹文轩写进《七色花》和《大语文》里面的有些内容,十分粗鄙显露,并含有性暗示,硬生生把儿童文学写成了“小黄文”,彻底是“少儿不宜”的文明废物。<\/p>

《大语文》是一套系列教材,总共10本,在《像鹰学会翱翔》第36页里,有一首儿歌这样写道:<\/p>

“姐儿生得漂漂的,<\/strong><\/p>

两个奶子翘翘的;<\/strong><\/p>

有心上去摸一把,<\/strong><\/p>

心里有点怕怕的。”<\/strong><\/p>

在另一首儿歌里,曹文轩如此写道:<\/p>

“小姑娘,快快长;长大了,跟连长;<\/strong><\/p>

有得吃,有得穿,还有花不完的现大洋……”<\/strong><\/p>

这样的儿歌,即便成年人看到也会感到耳红面赤,更不要说青少年看到它们的感受。<\/p>

<\/p>

曹文轩啊曹文轩,你是行将步入古稀之年的白叟了,想必你的孙子现已读小学或许初中,不知道你的孙子会不会看到这首儿歌?<\/p>

假如看到了,在好奇心和求知欲的唆使下,他会不会问:爷爷,你是在教育我自小要以“色眼”看国际,学做流氓吗?要自小学会等价交换、趋炎附势,崇尚拜金主义吗?<\/p>

假如真是这样,这是多么可耻、可悲、可恨。中华民族向来垂青知书达礼、艰苦奋斗、自给自足,而曹文轩的这篇著作彻底推翻了人们的价值观,唆使青少年自小数典忘祖,这又是什么存心?<\/p>

假如初衷不是这样,曹文轩你能不能站出来给一个合理的解说。<\/p>

<\/p>

作为文明名人,曹文轩不可能不知道“文明废物”的危害性,已然知道,为什么又要把这些毫不隐讳地写进小学语文教材,不知多少青少年读到这首儿歌后,纯真的思维要遭到多少玷污和毒害?<\/p>

更要命的是,这样严峻不符要求的儿童文学是怎样混进讲义的,里面存在着怎样肮脏的阴谋?期望有关部门一定要严查究竟,还咱们一个本相。<\/p>

曹文轩的短篇小说《芦花鞋》被录入进小学语文课外读物里,这是一篇表达父亲对女儿心爱之情的小说,自身没有任何问题,但他的叙说和描绘方法却很难让人承受,暴露出某些病态的倾向,乃至能感到他有故意引导读者的嫌疑。<\/p>

小学生看到这样的文章,心里不知作何感触?<\/p>

<\/p>

除了出产粗鄙显露的儿童文学之外,曹文轩还假造说我国古代四大创造是外国人创造的。<\/p>

指南针、造纸术、火药、印刷术,被称作我国古代的“四大创造”<\/strong>,指南针创造于战国时期,造纸术创造于东汉时期,火药创造于隋唐时期,雕版印刷术创造于唐朝时期。它们是我国古人才智的结晶,见证了中华民族的文明进程,简直每一个我国人知道这个前史知识,但是,在曹文轩的笔下,我国人的四大创造却成了外国人的创造。<\/p>

在一本叙述四大创造的的课外书里,里面有这样的文字:<\/p>

有一种说法,说火药是伯托尔德·施瓦茨创造的;印刷术是约翰·古登堡创造的;瓷器是约翰·伯特格尔创造的。<\/strong><\/p>

伯特格尔是萨克森国王奥古斯特的宫殿炼金术士。<\/strong><\/p>

<\/p>

这样的文字彻底是明火执仗地胡编乱造,并且言外之意流露出一种崇洋媚外的心思,让人看后很厌恶。<\/p>

令人疑惑的是,曹文轩的文章接二连三地呈现问题,忍不住让人对他的写作动机发生质疑,不少网友直言:这彻底是一种文明浸透,意在让学生从小承受过错的前史,歪曲他们的三观。<\/strong><\/p>

假如真的是这样,那就太可怕了!<\/p>

现在,关于人们罗列的曹文轩的种种罪过现已过去了两个月,期望他能遭到应有的赏罚,咱们等着秋后算账。<\/p>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haakwerkwinkel.com